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>>红棉树下
今昔石井镇
点击数:
发布者:广州市人民政府研究室 发布时间:2019/03/01 09:19:43

今昔石井镇

黄滨

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至九十年代末,我曾在广州白云区石井镇工作、生活了约20年。那里,有我放飞理想的初地,有我践行青春的足迹,有我踏入社会的身影,当然,也有我初恋的回忆。

大概是1985年吧,我工作调动到了石井镇一家单位,开始我人生第二段旅程。记得刚到那里时,几乎满眼都是大片的农地,地里种满了甘蔗、香蕉、水稻、地瓜、蔬菜等等农作物,仅有的几条道路基本是土路,镇里街道狭窄黑暗,除了农民低矮破旧的砖瓦房,见不到几座像样的高楼。但那时流经该镇的石井河倒是挺漂亮,河水清澈,河中鱼虾漫游,河边青草蔓延,两岸绿树婆娑。每年端午时节,附近的村民就会把河中泥里的龙舟挖出来,装扮一新,开始一年一度的龙舟比赛。这可是当地很有名的传统项目,吸引了不少居民和外地人前来观看。比赛哨声一响,顿闻锣鼓喧天,但见彩舟竞渡,两岸人声鼎沸,满镇热闹非凡。

(石井河上龙舟赛,图片来自网上)

八十年代后期至九十年代,改革开放的春风也给石井镇带来了变化。先是有几位台湾商人租了农民的土地,盖起了大厂房,建起了制鞋厂、印染厂、纺织厂等。随后,乡镇企业迅速崛起,大片的农地变成了水泥厂、电镀厂、建材厂、五金厂等各类工厂和小作坊。由于众多打工仔、打工妹的涌入,镇里明显人多了。商店、饭馆、理发店、洗脚店等也逐年增多。当地农民洗脚上田,务工、经商、做生意,加上出租土地、房屋等,很快富裕起来,有的盖起了洋楼,有的买来了汽车,有的甚至建起了酒楼。那时,石井镇的街道天天熙熙攘攘,人来人往,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
时光飞逝,进入两千年,跟其他南方城镇一样,石井镇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镇上新修了几条大道,街道拓宽了,石井河上建起了新桥,房地产商也在周边建起了几个楼盘,整个石井镇焕然一新。但遗憾的是石井的空气不再清新,不时闻到空中飘荡的刺鼻的化学药味和各种怪味。家里的地板、家具刚擦过没多久,就会被厚厚的灰尘覆盖。由于大量工业污水和生活废水的直接排放,石井河成了著名的“黑龙”,曾经美丽的石井河开始发黑发臭,有时黑如墨汁,远远就能闻到浓烈的恶臭,河中再也见不到有鱼虾漫游,水草漂浮。远近闻名的龙舟赛因河水被严重污染而停止,且一停就是25年!

(被污染的石井河。图片来自网上)

广州亚运会前(2008--2010年),政府投入巨资进行环境整治,特别是整治石井河等河涌。那时,看到许多挖掘机在挖掘河中污泥,疏浚和拓宽河道,进行污水截流,从上游补充清水,短时间内起到一定的效果,但亚运会开过不久,石井河复又黑水泛滥,恶臭熏天,甚至超过了以往。

痛定思痛。人们开始寻求治本之策。据了解,近年来石井陆续搬迁或关停了一批水泥厂、印染厂、制衣厂和制鞋厂等污染大户,其他未搬迁的工厂也要求严格进行污水处理。跟广州其他地方一样,石井镇也实施了“河长”制,严格落实河水和环境整治责任制。政府再投巨资对石井河流域进行截污、清淤工程。加快建设了白云区污水治理厂,在石井河下设置了污水管网,把工业污水和生活废水集中起来,不再排入河中,而是输送到污水处理厂去处理。特别是建起了白云湖,该湖是广州最大的人工湖,它从珠江西航道取水,每天可引入100万立方米的珠江活水进入白云湖。湖边建立起石井河等多个专用泵站,提取大量活水(每天补水34万吨)直接冲刷石井河等河涌。这些措施的实施,使石井河的水质大为改善,河两岸环境也逐渐美观起来。特别是中断许久的端午龙舟赛也恢复了。

(建于清道光年间保存完好仍在使用的石井桥)

大年初二,我回了一趟阔别多年的石井镇。镇上明显比以前人少了,但环境美化、道路绿化、街面整洁,感觉舒服多了。大道旁的一些制鞋厂、纺织厂等工厂改建为大型超市、农贸市场、服装批发市场、纺织服装城等。

(今日石井镇街景)

(石井河边的小公园)

(人们在小公园里休闲)

不经意间我们走到石井河边,顿时有种惊艳的感觉。只见河道两岸整修一新,修建了观赏人行道,种植了树木。河面清波荡漾,两岸绿树成荫,闻不到任何臭味异味。河边小公园环境优雅,有居民在健身、下棋或闲聊。建于清道光年间迄今约200年的古老的石井桥保护良好,横跨两岸,甚为壮观。我赶紧拿出手机,拍下石井河的新貌,传上微信朋友圈,很快引来了不少点赞。

(今日石井河)

(远眺石井桥)

(今日石井河)

(今日石井河)

石井镇的变化是广州城郊巨变的一个缩影。看到石井镇的新貌,我联想到广州和祖国的变化,深有感触。习近平总书记说:我们既要绿水青山,也要金山银山。宁要绿水青山,不要金山银山,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。我们绝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的一时发展。这真是至理名言。是呀,光有经济的快速发展,没有了良好的生态和优美的环境,而是每天生活在污水环绕、臭气熏人的环境中,人们的健康何以保证?人们的生活有何乐趣?失去了健康和乐趣,还有什么生活质量和幸福可言?

2019216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